首页

>多地发放超40亿元“消费券”!中国消费市场复兴在即

濡備綍鍒嗘瀽瓒崇悆澶у皬鐞:湖北孝感:所有城镇居民严禁外出 车辆禁止上路

时间:2020年04月02日 01:23 作者:丹小凝 浏览量:677723

   除了两扇放飞过不知多少憧憬的方格小窗,看不到任何装饰。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安徒生最完整的剪纸收藏也保存在这里。 精灵鬼怪,花草树木,宫殿楼阁都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被安徒生的大剪刀赋予了生命。 它们无声地描绘着这个忧郁和孤独的诗人内心绮丽的想象和并不被岁月侵蚀的童心。   是这个会用笔和剪刀赋予纸张生命的诗人,半个世纪后回到家乡欧登塞时依旧孓然一身,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感情,不曾有过妻子和儿女。   安徒生临终前那一幅巨大的剪纸作品,被放置在他临终时的睡床前做屏风,画面上用抽象的形象记录了安徒生一生游走创作过的地方和遇到的表情不一的人物脸孔,但是每张脸都挂着眼泪,它们围成一个圆,像一个巨大的漩涡,要把这个“在旅行中生活”的灵魂带到永恒的中心去。   离开之前,许多来自中国的客人在安徒生的故居地留下自己的感言。

  安徒生最完整的剪纸收藏也保存在这里。 精灵鬼怪,花草树木,宫殿楼阁都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被安徒生的大剪刀赋予了生命。 它们无声地描绘着这个忧郁和孤独的诗人内心绮丽的想象和并不被岁月侵蚀的童心。   是这个会用笔和剪刀赋予纸张生命的诗人,半个世纪后回到家乡欧登塞时依旧孓然一身,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感情,不曾有过妻子和儿女。   安徒生临终前那一幅巨大的剪纸作品,被放置在他临终时的睡床前做屏风,画面上用抽象的形象记录了安徒生一生游走创作过的地方和遇到的表情不一的人物脸孔,但是每张脸都挂着眼泪,它们围成一个圆,像一个巨大的漩涡,要把这个“在旅行中生活”的灵魂带到永恒的中心去。   离开之前,许多来自中国的客人在安徒生的故居地留下自己的感言。

  

今时不同往日,新冠疫情是人类在交通发达、全球化、由社交媒体联通的数字时代里面临的传染病威胁。

这里自然已经被改建成博物馆,在每一间屋子里,依照时间顺序把安徒生的一生规划好,只有他出生的那间房还是按原样保存着。 这间他的父母向亲戚租借来,用于供母亲生产期间使用的小房间差不多10平方米,屋里摆放着矮小的由棺材改制成的产床,一张小桌和餐柜。 这里却是所有故事的开始。   安徒生在这里一直长到14岁。 在他日后的创作中,家乡欧登塞的一切成为很多故事的基调和背景,想象也就从这里延展。

这个一生都向往东方的梦想家正是受了当时所谓“汉风”的影响,在《夜莺》里写过中国的皇帝,用剪刀裁剪过想象中“中国式”的建筑,却再也没有到过比阿玛格更东边的地方了。

这个一生都向往东方的梦想家正是受了当时所谓“汉风”的影响,在《夜莺》里写过中国的皇帝,用剪刀裁剪过想象中“中国式”的建筑,却再也没有到过比阿玛格更东边的地方了。

  

 如何降低封锁造成的损失,何时才是重启之时?通过与病毒的长期战斗,全球需要夯实重返合作、共同应对危机的基础。

安徒生时代这个街区是平民区,如今这里的房屋还是比其他地方低矮,但是涂着鲜亮的色彩,门檐上吊着整篮子的花朵,沿街的墙壁涂成土黄色,延伸到不远的拐角处。 路过的橱窗里展示着剪纸、瓷雕、风铃、糖果以及礼品包的小店,吸引着孩子们的眼球。   安徒生的故居就在靠路口的那一间。 远扬的盛名被简单地压缩成门口挂着的几个字母:(安徒生之家)。

如何降低封锁造成的损失,何时才是重启之时?通过与病毒的长期战斗,全球需要夯实重返合作、共同应对危机的基础。

“平民的作家儿子”—他曾经被丹麦人亲切地这样称呼。见下图

 

由于本国优先主义蔓延,阻碍了各国在应对全球性议题上的合作。

特朗普总统既然认为已经进入战时,那么就不要再把精力放在攻击中国和批评政府的人士上。

今时不同往日,新冠疫情是人类在交通发达、全球化、由社交媒体联通的数字时代里面临的传染病威胁。

  安徒生最完整的剪纸收藏也保存在这里。 精灵鬼怪,花草树木,宫殿楼阁都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被安徒生的大剪刀赋予了生命。 它们无声地描绘着这个忧郁和孤独的诗人内心绮丽的想象和并不被岁月侵蚀的童心。   是这个会用笔和剪刀赋予纸张生命的诗人,半个世纪后回到家乡欧登塞时依旧孓然一身,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感情,不曾有过妻子和儿女。   安徒生临终前那一幅巨大的剪纸作品,被放置在他临终时的睡床前做屏风,画面上用抽象的形象记录了安徒生一生游走创作过的地方和遇到的表情不一的人物脸孔,但是每张脸都挂着眼泪,它们围成一个圆,像一个巨大的漩涡,要把这个“在旅行中生活”的灵魂带到永恒的中心去。   离开之前,许多来自中国的客人在安徒生的故居地留下自己的感言。

特朗普总统既然认为已经进入战时,那么就不要再把精力放在攻击中国和批评政府的人士上。

如下图

  安徒生最完整的剪纸收藏也保存在这里。 精灵鬼怪,花草树木,宫殿楼阁都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被安徒生的大剪刀赋予了生命。 它们无声地描绘着这个忧郁和孤独的诗人内心绮丽的想象和并不被岁月侵蚀的童心。   是这个会用笔和剪刀赋予纸张生命的诗人,半个世纪后回到家乡欧登塞时依旧孓然一身,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感情,不曾有过妻子和儿女。   安徒生临终前那一幅巨大的剪纸作品,被放置在他临终时的睡床前做屏风,画面上用抽象的形象记录了安徒生一生游走创作过的地方和遇到的表情不一的人物脸孔,但是每张脸都挂着眼泪,它们围成一个圆,像一个巨大的漩涡,要把这个“在旅行中生活”的灵魂带到永恒的中心去。   离开之前,许多来自中国的客人在安徒生的故居地留下自己的感言。

安徒生时代这个街区是平民区,如今这里的房屋还是比其他地方低矮,但是涂着鲜亮的色彩,门檐上吊着整篮子的花朵,沿街的墙壁涂成土黄色,延伸到不远的拐角处。 路过的橱窗里展示着剪纸、瓷雕、风铃、糖果以及礼品包的小店,吸引着孩子们的眼球。   安徒生的故居就在靠路口的那一间。 远扬的盛名被简单地压缩成门口挂着的几个字母:(安徒生之家)。

如何降低封锁造成的损失,何时才是重启之时?通过与病毒的长期战斗,全球需要夯实重返合作、共同应对危机的基础。

特朗普总统既然认为已经进入战时,那么就不要再把精力放在攻击中国和批评政府的人士上。

由于本国优先主义蔓延,阻碍了各国在应对全球性议题上的合作。

这个一生都向往东方的梦想家正是受了当时所谓“汉风”的影响,在《夜莺》里写过中国的皇帝,用剪刀裁剪过想象中“中国式”的建筑,却再也没有到过比阿玛格更东边的地方了。

如下图

特朗普总统既然认为已经进入战时,那么就不要再把精力放在攻击中国和批评政府的人士上。

  安徒生最完整的剪纸收藏也保存在这里。 精灵鬼怪,花草树木,宫殿楼阁都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被安徒生的大剪刀赋予了生命。 它们无声地描绘着这个忧郁和孤独的诗人内心绮丽的想象和并不被岁月侵蚀的童心。   是这个会用笔和剪刀赋予纸张生命的诗人,半个世纪后回到家乡欧登塞时依旧孓然一身,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感情,不曾有过妻子和儿女。   安徒生临终前那一幅巨大的剪纸作品,被放置在他临终时的睡床前做屏风,画面上用抽象的形象记录了安徒生一生游走创作过的地方和遇到的表情不一的人物脸孔,但是每张脸都挂着眼泪,它们围成一个圆,像一个巨大的漩涡,要把这个“在旅行中生活”的灵魂带到永恒的中心去。   离开之前,许多来自中国的客人在安徒生的故居地留下自己的感言。

如何降低封锁造成的损失,何时才是重启之时?通过与病毒的长期战斗,全球需要夯实重返合作、共同应对危机的基础。

“平民的作家儿子”—他曾经被丹麦人亲切地这样称呼。

如下图

 

精心休整过的街心绿地与开放的广场、步行街,以及专用自行车道相交替;大学城、电影院、市政府、教堂和博物馆都在市中心,被穿过城市并最终通向大海的河道环绕着,市中心的面积并不大,上述地方人们步行就可以到达。   这里是丹麦第三大城市,17万人口,新建的大学城,国家电视二台(TV2)的总部,年轻人聚集的艺术工厂,头衔多样的文化节和热闹的街头表演节目。 2010年的欧登塞,具备着与这个时代相称的现代元素,但人们却非常固执地要把它想象成在古老的北欧神话迷雾中,或者硬是要把这个城市安放在某个童话故事的浪漫背景下,每走到一处,都不自觉地想从这些现代化的表面下看到欧登塞更原始和沧桑的肌理。   怎么能不让人有这样的联想?所谓欧登塞—“奥登神的神殿”,被认为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最古老的镇子之一。 公元988年德意志帝国奥托三世将这座城市的名字记录在案,并将它归为自己的领地。 从那一刻开始,欧登塞其城就一直在历史的长河里经历着沉沉浮浮:11世纪欧登塞已经是欧洲兴盛的商业中心;中世纪这里依旧繁荣强大,宗教盛行,是朝圣者膜拜的圣地;瑞丹战争之后,欧登塞开始走向衰落,直到工业革命后有了从这里走出的巨头大亨提供经济支持才重新开始了现代的崛起。

寻找安徒生:想象的翅膀从家乡延展 #标题分割#

   如果说丹麦七千三百多公里的海岸线把西兰岛(Sealand)和日德兰半岛(Jutland)勾勒成两条美人鱼的曲线,那么二者之间的菲英岛(Funen),这片孕育了安徒生童话的岛屿,就是这两条人鱼追逐的那颗明珠。 菲英岛南部的群岛更是被丹麦人自己称做是国土上“保存得最完好的秘密”。   今年初春时节,当岛国丹麦从北欧漫长的冬日里逐渐苏醒,我正好来到这个童话之国。

  从市中心出发走向安徒生故居,途经一个小的岔口,那是一条石头铺成的下坡路,看不见路的尽头,不远处是穿过整个欧登塞的那条河流,安徒生小时候经常在这里玩耍。

 精心休整过的街心绿地与开放的广场、步行街,以及专用自行车道相交替;大学城、电影院、市政府、教堂和博物馆都在市中心,被穿过城市并最终通向大海的河道环绕着,市中心的面积并不大,上述地方人们步行就可以到达。   这里是丹麦第三大城市,17万人口,新建的大学城,国家电视二台(TV2)的总部,年轻人聚集的艺术工厂,头衔多样的文化节和热闹的街头表演节目。 2010年的欧登塞,具备着与这个时代相称的现代元素,但人们却非常固执地要把它想象成在古老的北欧神话迷雾中,或者硬是要把这个城市安放在某个童话故事的浪漫背景下,每走到一处,都不自觉地想从这些现代化的表面下看到欧登塞更原始和沧桑的肌理。   怎么能不让人有这样的联想?所谓欧登塞—“奥登神的神殿”,被认为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最古老的镇子之一。 公元988年德意志帝国奥托三世将这座城市的名字记录在案,并将它归为自己的领地。 从那一刻开始,欧登塞其城就一直在历史的长河里经历着沉沉浮浮:11世纪欧登塞已经是欧洲兴盛的商业中心;中世纪这里依旧繁荣强大,宗教盛行,是朝圣者膜拜的圣地;瑞丹战争之后,欧登塞开始走向衰落,直到工业革命后有了从这里走出的巨头大亨提供经济支持才重新开始了现代的崛起。

<p> 今时不同往日,新冠疫情是人类在交通发达、全球化、由社交媒体联通的数字时代里面临的传染病威胁。

   安徒生最完整的剪纸收藏也保存在这里。 精灵鬼怪,花草树木,宫殿楼阁都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被安徒生的大剪刀赋予了生命。 它们无声地描绘着这个忧郁和孤独的诗人内心绮丽的想象和并不被岁月侵蚀的童心。   是这个会用笔和剪刀赋予纸张生命的诗人,半个世纪后回到家乡欧登塞时依旧孓然一身,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感情,不曾有过妻子和儿女。   安徒生临终前那一幅巨大的剪纸作品,被放置在他临终时的睡床前做屏风,画面上用抽象的形象记录了安徒生一生游走创作过的地方和遇到的表情不一的人物脸孔,但是每张脸都挂着眼泪,它们围成一个圆,像一个巨大的漩涡,要把这个“在旅行中生活”的灵魂带到永恒的中心去。   离开之前,许多来自中国的客人在安徒生的故居地留下自己的感言。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无殉职补贴,英国数百名医生不愿上抗疫前线

  从市中心出发走向安徒生故居,途经一个小的岔口,那是一条石头铺成的下坡路,看不见路的尽头,不远处是穿过整个欧登塞的那条河流,安徒生小时候经常在这里玩耍。

日媒评述:“本国优先”打不赢新冠病毒 #标题分割#

 4月1日报道日本《读卖新闻》3月31日发表题为《本国优先打不赢病毒》的文章称,仅凭一国之力对抗新冠疫情是不够的。

日媒评述:“本国优先”打不赢新冠病毒 #标题分割#

4月1日报道日本《读卖新闻》3月31日发表题为《本国优先打不赢病毒》的文章称,仅凭一国之力对抗新冠疫情是不够的。

今时不同往日,新冠疫情是人类在交通发达、全球化、由社交媒体联通的数字时代里面临的传染病威胁。

如果封锁措施不在世界范围内实施,疫情的终结和经济复苏也都无从谈起。 国际合作在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 文章称,全球的确诊病例已经超过70万,仅在美国就有十几万人确诊。 发展中国家的贫困地区和冲突地区卫生条件恶劣。 在那些自来水设施不够完善的区域,连最基本的防疫措施洗手都难以实现。

华图

今时不同往日,新冠疫情是人类在交通发达、全球化、由社交媒体联通的数字时代里面临的传染病威胁。</p>

借助于轮渡,我辗转流连于各岛之间,感受着这个童话之国的传统的魅力。

精心休整过的街心绿地与开放的广场、步行街,以及专用自行车道相交替;大学城、电影院、市政府、教堂和博物馆都在市中心,被穿过城市并最终通向大海的河道环绕着,市中心的面积并不大,上述地方人们步行就可以到达。    这里是丹麦第三大城市,17万人口,新建的大学城,国家电视二台(TV2)的总部,年轻人聚集的艺术工厂,头衔多样的文化节和热闹的街头表演节目。 2010年的欧登塞,具备着与这个时代相称的现代元素,但人们却非常固执地要把它想象成在古老的北欧神话迷雾中,或者硬是要把这个城市安放在某个童话故事的浪漫背景下,每走到一处,都不自觉地想从这些现代化的表面下看到欧登塞更原始和沧桑的肌理。   怎么能不让人有这样的联想?所谓欧登塞—“奥登神的神殿”,被认为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最古老的镇子之一。 公元988年德意志帝国奥托三世将这座城市的名字记录在案,并将它归为自己的领地。 从那一刻开始,欧登塞其城就一直在历史的长河里经历着沉沉浮浮:11世纪欧登塞已经是欧洲兴盛的商业中心;中世纪这里依旧繁荣强大,宗教盛行,是朝圣者膜拜的圣地;瑞丹战争之后,欧登塞开始走向衰落,直到工业革命后有了从这里走出的巨头大亨提供经济支持才重新开始了现代的崛起。

  只是记得不要因为流连小岛而错过了中午那班返回斯文堡(Svendborg)的渡船,从那里只需四十分钟的车程就可以到菲英岛的中心城市欧登塞—每个安徒生的读者都慕名前往的童话之乡,去追寻儿时梦中那些装着童话故事的肥皂泡泡在阳光下幻映出来的影子。   停好车,不要疑惑,这里的确就是被认为给予了安徒生生命和灵感,给他了梦想和勇气的地方。 这座红砖红瓦的现代化城市有着宽阔的街道。

蔚来跌5.21% 此前宣布额外非公开发行1亿美元可转债

 

  只是记得不要因为流连小岛而错过了中午那班返回斯文堡(Svendborg)的渡船,从那里只需四十分钟的车程就可以到菲英岛的中心城市欧登塞—每个安徒生的读者都慕名前往的童话之乡,去追寻儿时梦中那些装着童话故事的肥皂泡泡在阳光下幻映出来的影子。   停好车,不要疑惑,这里的确就是被认为给予了安徒生生命和灵感,给他了梦想和勇气的地方。 这座红砖红瓦的现代化城市有着宽阔的街道。

这个一生都向往东方的梦想家正是受了当时所谓“汉风”的影响,在《夜莺》里写过中国的皇帝,用剪刀裁剪过想象中“中国式”的建筑,却再也没有到过比阿玛格更东边的地方了。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精心休整过的街心绿地与开放的广场、步行街,以及专用自行车道相交替;大学城、电影院、市政府、教堂和博物馆都在市中心,被穿过城市并最终通向大海的河道环绕着,市中心的面积并不大,上述地方人们步行就可以到达。   这里是丹麦第三大城市,17万人口,新建的大学城,国家电视二台(TV2)的总部,年轻人聚集的艺术工厂,头衔多样的文化节和热闹的街头表演节目。 2010年的欧登塞,具备着与这个时代相称的现代元素,但人们却非常固执地要把它想象成在古老的北欧神话迷雾中,或者硬是要把这个城市安放在某个童话故事的浪漫背景下,每走到一处,都不自觉地想从这些现代化的表面下看到欧登塞更原始和沧桑的肌理。   怎么能不让人有这样的联想?所谓欧登塞—“奥登神的神殿”,被认为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最古老的镇子之一。 公元988年德意志帝国奥托三世将这座城市的名字记录在案,并将它归为自己的领地。 从那一刻开始,欧登塞其城就一直在历史的长河里经历着沉沉浮浮:11世纪欧登塞已经是欧洲兴盛的商业中心;中世纪这里依旧繁荣强大,宗教盛行,是朝圣者膜拜的圣地;瑞丹战争之后,欧登塞开始走向衰落,直到工业革命后有了从这里走出的巨头大亨提供经济支持才重新开始了现代的崛起。

广东报告一起学校诺如病毒疫情

由于本国优先主义蔓延,阻碍了各国在应对全球性议题上的合作。

今时不同往日,新冠疫情是人类在交通发达、全球化、由社交媒体联通的数字时代里面临的传染病威胁。

这个一生都向往东方的梦想家正是受了当时所谓“汉风”的影响,在《夜莺》里写过中国的皇帝,用剪刀裁剪过想象中“中国式”的建筑,却再也没有到过比阿玛格更东边的地方了。



特朗普总统既然认为已经进入战时,那么就不要再把精力放在攻击中国和批评政府的人士上。

联想连续10个季度营收增长 杨元庆:国内大多数工厂恢复生产

 <p> “平民的作家儿子”—他曾经被丹麦人亲切地这样称呼。

 特朗普总统既然认为已经进入战时,那么就不要再把精力放在攻击中国和批评政府的人士上。

如何降低封锁造成的损失,何时才是重启之时?通过与病毒的长期战斗,全球需要夯实重返合作、共同应对危机的基础。</p><p> “平民的作家儿子”—他曾经被丹麦人亲切地这样称呼。

相关资讯
工信部:同意中国信通院设立域名根服务器及成为运行机构

  

 特朗普总统既然认为已经进入战时,那么就不要再把精力放在攻击中国和批评政府的人士上。



精心休整过的街心绿地与开放的广场、步行街,以及专用自行车道相交替;大学城、电影院、市政府、教堂和博物馆都在市中心,被穿过城市并最终通向大海的河道环绕着,市中心的面积并不大,上述地方人们步行就可以到达。   这里是丹麦第三大城市,17万人口,新建的大学城,国家电视二台(TV2)的总部,年轻人聚集的艺术工厂,头衔多样的文化节和热闹的街头表演节目。 2010年的欧登塞,具备着与这个时代相称的现代元素,但人们却非常固执地要把它想象成在古老的北欧神话迷雾中,或者硬是要把这个城市安放在某个童话故事的浪漫背景下,每走到一处,都不自觉地想从这些现代化的表面下看到欧登塞更原始和沧桑的肌理。   怎么能不让人有这样的联想?所谓欧登塞—“奥登神的神殿”,被认为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最古老的镇子之一。 公元988年德意志帝国奥托三世将这座城市的名字记录在案,并将它归为自己的领地。 从那一刻开始,欧登塞其城就一直在历史的长河里经历着沉沉浮浮:11世纪欧登塞已经是欧洲兴盛的商业中心;中世纪这里依旧繁荣强大,宗教盛行,是朝圣者膜拜的圣地;瑞丹战争之后,欧登塞开始走向衰落,直到工业革命后有了从这里走出的巨头大亨提供经济支持才重新开始了现代的崛起。

安徒生时代这个街区是平民区,如今这里的房屋还是比其他地方低矮,但是涂着鲜亮的色彩,门檐上吊着整篮子的花朵,沿街的墙壁涂成土黄色,延伸到不远的拐角处。 路过的橱窗里展示着剪纸、瓷雕、风铃、糖果以及礼品包的小店,吸引着孩子们的眼球。   安徒生的故居就在靠路口的那一间。 远扬的盛名被简单地压缩成门口挂着的几个字母:(安徒生之家)。

  安徒生最完整的剪纸收藏也保存在这里。 精灵鬼怪,花草树木,宫殿楼阁都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被安徒生的大剪刀赋予了生命。 它们无声地描绘着这个忧郁和孤独的诗人内心绮丽的想象和并不被岁月侵蚀的童心。   是这个会用笔和剪刀赋予纸张生命的诗人,半个世纪后回到家乡欧登塞时依旧孓然一身,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感情,不曾有过妻子和儿女。   安徒生临终前那一幅巨大的剪纸作品,被放置在他临终时的睡床前做屏风,画面上用抽象的形象记录了安徒生一生游走创作过的地方和遇到的表情不一的人物脸孔,但是每张脸都挂着眼泪,它们围成一个圆,像一个巨大的漩涡,要把这个“在旅行中生活”的灵魂带到永恒的中心去。   离开之前,许多来自中国的客人在安徒生的故居地留下自己的感言。

热门资讯
好消息:湖北最小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 仅9个月大

20200402

 由于本国优先主义蔓延,阻碍了各国在应对全球性议题上的合作。

由于人类的移动更为频繁,病毒扩散的速度和范围也远超以往,不实信息也更容易通过社交媒体渗透。

精心休整过的街心绿地与开放的广场、步行街,以及专用自行车道相交替;大学城、电影院、市政府、教堂和博物馆都在市中心,被穿过城市并最终通向大海的河道环绕着,市中心的面积并不大,上述地方人们步行就可以到达。   这里是丹麦第三大城市,17万人口,新建的大学城,国家电视二台(TV2)的总部,年轻人聚集的艺术工厂,头衔多样的文化节和热闹的街头表演节目。 2010年的欧登塞,具备着与这个时代相称的现代元素,但人们却非常固执地要把它想象成在古老的北欧神话迷雾中,或者硬是要把这个城市安放在某个童话故事的浪漫背景下,每走到一处,都不自觉地想从这些现代化的表面下看到欧登塞更原始和沧桑的肌理。   怎么能不让人有这样的联想?所谓欧登塞—“奥登神的神殿”,被认为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最古老的镇子之一。 公元988年德意志帝国奥托三世将这座城市的名字记录在案,并将它归为自己的领地。 从那一刻开始,欧登塞其城就一直在历史的长河里经历着沉沉浮浮:11世纪欧登塞已经是欧洲兴盛的商业中心;中世纪这里依旧繁荣强大,宗教盛行,是朝圣者膜拜的圣地;瑞丹战争之后,欧登塞开始走向衰落,直到工业革命后有了从这里走出的巨头大亨提供经济支持才重新开始了现代的崛起。